chapter 9

小说: 渐离苍 作者: 肆琰凝 字数:4020

  【第九章】王者的蜕变

  文/肆琰凝

  渐离被包在水中,在场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难以控制的震惊,他背负了八年的仇恨,一个不可能忘却的仇恨,现在这仇恨的主角却泰然自若的站在这里。渐离不知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态面对这一切,他只是想冲下去,扑进乔淑咏怀里,再叫她一声“母妃”,仅此而已。

  夜未央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,直到她倒进墨凌苍怀里的时候,她还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,怎么就看见了一个消失长达十年的人呢?

  夜未央合上眼,如果是幻觉,她多希望就这么了结了…至少,不用再孤单影只的活在当下,她仿佛看到了数年前从死亡的边缘爬回来时,看到的那个靓丽的倩影。夜未央到底活了多久,她自己也不记得,拜墨凌苍所赐,明明是夜族人,明明是个将死之人,却因为龙族的血印诅咒而长生不老。她还清晰的记得,那时和夜止鸣一起陪伴她渡过了那段最漫长的时光的,就是这个温柔如水的女人,纯灵而又善良,是夜族数百年来唯一一个不是直系血统的大祭司。

  墨凌苍抱起夜未央,金瞳泛起危险的光盯着眼前的女人,显然,这个记性不太好的大少爷早就把乔淑咏忘到九霄云外去了,但他的第六感告诉他,这个女人很危险,应该说,她手上的笛子很危险。

  夜幕席看这笛声对夜未央有作用,顿时比之前还要嚣张跋扈,用鼻孔对着墨凌苍,“你是谁?这是我们夜族内部的事,你一个外人不要多管闲事!”

  墨凌苍挑眉,夜未央的命可是他救的,如果现在让夜未央在这帮人手上,说不准还要再救一次,龙族的血可是很珍贵的,而且…救她的时候真的很痛。墨凌苍想起当初割腕放血那个鲜血淋漓的场面,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还是现在救下夜未央比较少麻烦。

  “乔淑咏”按住夜幕席示意他不要说话,将笛子插到腰间,向墨凌苍行了一礼,“乔敏参见墨少帅。”

  墨凌苍有些意外,“你认识我?”

  乔敏一举一动都落入渐离眼中,他确定了这人不是乔淑咏,却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,很是奇怪。

  “少帅,我夜族族内纷争本与您无关,还希望您不要卷进来为好。”乔敏希望墨凌苍不要插手这件事,否则就很难收场了。但墨凌苍大少爷可不会听她的话,冷哼一声,端着一副“我不爽,我要大开杀戒,谁敢拦我”的强大气场,不可一世,唯吾独尊。

  乔敏紧皱着眉头,她还摸不清墨凌苍的底细,只知道他父王墨穆坤是护国将军,母妃千语梦是穆华宗宗主,他们一家三口都和夜未央一样,不老不死,不伤不灭。乔敏不知道的是,这片大陆上除了夜族还有一个神奇的古族,龙族。在这龙族之中被奉为至高无上的则是可以带来祥瑞的黑龙——墨凌苍是一只血统纯正的黑龙,他比任何人都要尊贵。

  乔敏思虑了很久,叫夜幕席撤退,这是关乎性命的事,不能冒险。夜幕席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离成功只有一步了,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撤退。乔敏看他没有要动的意思,加重了语气,“我说,撤退!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清朗的嗓音传来,渐离把手放到后面缓缓走到墨凌苍身边,墨凌苍清楚的看见,他的手心,在滴血,他又用坎博录了。渐离看向乔敏,微微一笑,“请问姑娘芳名?”

  “乔敏。”

  “你可认识乔淑咏?”

  乔敏不耐烦的摆摆手,“不认识。”

  墨凌苍看着渐离的背影,感觉更奇怪了,渐离为什么会问到前王妃?墨凌苍是极少数知道前王妃就是夜族大祭司的人,但无论哪个身份似乎都和渐离没什么联系。墨凌苍不是多疑的人,但他第一次对渐离的身世感到好奇。

  渐离转身从墨凌苍手中把夜未央抱过来,拉了拉墨凌苍的袖子低声道,“去追她们,别让那女的跑了,我带未央回去。”

  墨凌苍嗯了一声跟上夜幕席等人,瞬息之间,一队人马都被水诀困住,墨凌苍劈晕了乔敏,把她带回竹苑绑好才走进了渐离的房间。夜未央沉静的躺在渐离的床上,面无血色,看来那笛声对她伤害很大,墨凌苍把玩着从乔敏腰上拿来的笛子,在它的尾部刻有龙的图案,墨凌苍疑惑的盯着那个图案,越看越觉得眼熟,挑起腰间的玉佩,这图案与珞画殇上的图案一模一样。

  墨凌苍挑眉看着被绑在院里的乔敏,这女人居然还拿着神器,什么来头?

  渐离为夜未央盖好被子,走到墨凌苍身边,戳了戳墨凌苍,轻声问,“你都快把它看出个洞了,倒是看出什么端倪来了没?”

  墨凌苍把手中的玄冥萧递给渐离,渐离和墨凌苍反应如出一辙,挑眉,盯着乔敏。

  乔敏从昏迷中醒来,就见两个大美男正襟危坐在面前,一个温润如玉,一个邪魅霸气。渐离先开口了,“乔敏小姐,首先呢,我们用这么粗暴的手段把你请过来是我们不对,但是如果你接下来不配合我们的话,我旁边这个看起来就很变态的男的会对你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墨凌苍听了之后满脸黑线的盯着渐离,渐离正歪着头微笑看向他,一脸无辜,墨凌苍咬牙切齿的盯着渐离,他现在很想对渐离做些什么。

  乔敏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显然没有要配合的打算,渐离举着手中的玄冥萧,开门见山,“你这玄冥萧从哪来的?”

  乔敏闻言瞪大了眼看渐离,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,渐离笑笑,她是在诧异为什么自己会认识这是玄冥萧吧!渐离手指在腿上轻轻点了几下,“我在问你一遍,这玄冥萧是从哪弄来的?”

  “我主人给我的。”乔敏不自觉的说了出来,有那么一瞬间,她觉得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其实比墨凌苍更可怕。

  “你主人是谁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乔敏沉默下来,渐离抬头看了她一眼,狭长的眸有一丝弧度,“不肯说?”

  “……”乔敏依旧沉默,渐离把玩着玄冥萧道,“你不肯说,那我来猜猜吧!你的主人…是皇帝陛下,他现在就在夜族之外等着请他进来,对不对?”

  乔敏又一次瞪大了眼睛,墨凌苍和渐离对视了一眼,看来是没错了,刚才在乔敏身上闻到了魏林申的味道,果不其然。渐离已经是第n次感叹墨凌苍鼻子灵的像条狗,当然,墨凌苍还不知道原来自己在渐离心中是这么一个形象。

  渐离平静的外表下,隐藏了一个维持多年的仇恨,他对这个国家,对这个皇族的算计,已经开始。渐离笑了笑,拉起墨凌苍,“走吧!去接待贵客。”

  魏林申端着茶杯坐在轿中,山清水秀,绿树丛茵,仿佛这个国家最美的景色都聚集在夜族了,然而他没有心思赏景,看着眼前迟迟没有破开的结界,皱紧了眉头。他在思考,以皇城中普通人的力量,要多少兵力才能铲平这个最强的古族,最后他放下茶杯,夜族的存在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病。应该说,对这个强大又神秘的古族,他是恐惧的。

  良久,一个长相硬朗帅气的男子走了出来,向魏林申微鞠了一躬道,“我们少爷请您进去。”

  魏林申下轿,展开折扇跟着夜南风走进去。疑惑的打量周围,据他得到的消息这夜族的少主是个女生,怎么这男人说“少爷”?是哪里出错了吗?夜南风走在前面,突然横过长剑指向魏林申,目露寒芒,“你不要想耍什么小手段,在夜族,无论是谁,哪怕是皇上,只要是危害到少主的人,一律格杀勿论,你最好给我安分点。”

  魏林申盯着眼前的男子,这人,不好惹,至少现在魏林申完全不是对手。但是魏林申能坐上皇帝的位置,自然也不是什么孬种,他双指夹住眼前的长剑拨到一边,平静的笑道,“那么你现在能带路了吗?既然你们少主那么重要,让他等太久就不好了吧!”

  夜南风冷哼一声,收起剑转头继续向前走去,现在坐在大殿之上的可不是他们的少主,而是缈渐离,如果不是因为少主昏迷,谁会听他缈渐离的差遣?居然让他堂堂统领来接待别人,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。用余光看了一眼魏林申,夜南风不屑的撇撇嘴,就这样还能当皇上?整个就是一小白脸。

  夜南风一路不情不愿的把魏林申带到大殿前,魏林申推门而入,却见墨凌苍坐在一旁,诧异问了一声,“墨凌苍?你怎么在这?”未等听到墨凌苍的回答,视线就被殿上那抹白色的身影吸引了——男子一袭雪白长衫,腰饰一枚青色玉佩,身形修长,衬着乌黑亮丽的长发,却偏偏蒙着面纱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双狭长美丽的凤眸,褐色瞳仁,充满了智慧的光芒。魏林申看他直了眼,好美的人。

  渐离没想过,自己见到这个人之后居然还能泰然自若,毫不动摇,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强的定力。他微微一笑,“皇帝陛下,请坐。”

  魏林申的目光在渐离身上就没挪开过,墨凌苍看他这样,眼神更阴了。渐离就像没看到一样,坐到铺了毛毯的椅子上,手指把弄着腰间的玉佩,声音平稳,“皇上,您知道的,我们夜族从来都不参与政事,更没有参与战争,常年居于此,自问是没有得罪您的地方,不知您派乔敏来是做什么?”

  魏林申邪邪一笑,“你是夜族的少主吗?”

  渐离的手顿了一下,轻笑一声,“您觉得呢?”

  “朕觉得,你不是。”

  渐离点点头,“我的确不是夜族的少主,因为就在刚刚,我们少主已经被您派来的人弄昏迷了。皇帝陛下,我想您应该要知道,在夜族,族长和少主是至高无上的,您做如此动作,有没有想过,如果清缴失败了,激起族人的愤怒,您该如何收场?这种行为,难道不异于放虎归山吗?”

  “如果夜族因此不再隐居,攻打皇城,您要派出多少人才能镇压夜族这样的武力威胁,您要牺牲多少民众的生命才能换取您的一方安定?您这是拿整个国家人民的生命在赌啊!”

  魏林申手指轻点着眼前的木桌,冷漠道,“他们会怎样与朕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  渐离闻言一顿,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杀气,墨凌苍亦是如此。渐离拿出玄冥萧轻轻放到案台上,笑道,“皇上,您也看见了,乔敏和玄冥萧现在我们手上,而墨将军与夜族又交情颇深,您觉得,帝国之中您还能找出第二个打得过我们少主的人吗?”

  魏林申目露寒光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渐离依旧是不紧不慢的,微笑,“很简单,请您撤回,我们不是与您商量,事到如今您必须得走。”

  魏林申沉默的盯着他们二人,是赌一把还是要放弃?其实他很清楚,自己是远远斗不过渐离的。正在三人相持不下的时候,夜南风走了进来,俯身在渐离耳边说,“少主醒了。”

  渐离点点头,又一次对魏林申做出一个“请”的动作,“皇上,请回吧!夜南风,送客。”

  “是!”夜南风应了一声,转头对魏林申道,“这边请。”

  魏林申终于是站起来了,甩开折扇,“我还会再来造访的。”

  夜未央站在树梢上,盯着魏林申离去的背影,脸色沉了下来。渐离走到树下,轻声叫她,“未央。”

  夜未央低头看了看他,“这人就是你哥哥?”

  渐离顿了一下,“你知道,我从没把他当哥哥。”

  “渐离,帮我告诉南风,明天一早准备仪式,夜族的族长,只能是我夜未央!”

  傲人容颜,一袭红袍,天之骄子,绝代风华。

  她,名为夜未央

  她,有一方傲骨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