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12

小说: 渐离苍 作者: 肆琰凝 字数:3878

  【第十二章】血印诅咒

  文/肆琰凝

  [光的反面是黑暗],这是渐离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,他与天照更印证了这一点,在善良的外表下,隐藏的是对这世间罪恶的秩序的仇恨。仇恨是罪恶的,但何来纯洁呢?任何人存活在世上都背负了些东西,他们拥有金钱、权利、知识、美貌,同时就负有贪欲、背弃、心机、嫉妒,渐离选择踏上这种道路,自然也会做好为之付出代价的准备。真相脱出,他不知道会面对一个怎样的墨凌苍,也许他会失去至今为止拥有的一点点幸福,但他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的。

  渐离还是和以前一样,正襟危坐在铺了毛毯的躺椅中,手捧一杯热茶,低着头若有所思,“倾世容颜”这词用来形容他真是再合适不过了。渐离听到墨凌苍的脚步声,把茶杯放到旁边,扬起淡淡的笑容,“凌苍,我有点事要和你说,把门关上。”

  墨凌苍一脸的莫名其妙,这是怎么了?

  “我曾经告诉过你,我母亲是被我父亲和兄长逼得自杀了,还记得吗?”

  “记得。”

  “那是在八年前,皇城出现魏王的叛军的时候,我就是从皇都中逃出来的。”

  “诶?”墨凌苍有点发懵,眨了眨眼。

  “如你所见,我就是青冥帝国永嘉年间第十一任皇子,吾名为魏倾殇。”

  墨凌苍整个人都几乎傻掉,不停地眨眼,张开的嘴就没合上过,楞了良久才木讷的喃喃,“那...我现在应该说一句‘参见王子’吗?”

  渐离对他这犯傻的样子也是忍俊不禁,“你可以试试看,不过我可不会搭理你。”

  墨凌苍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,石化了...

  “对了,差点忘了告诉你,”渐离又拿起身边的茶杯,抿了一口,笑着说道,“这件事未央、他父王、千宗主、墨将军还有你府上两个守门的都知道。他们可能觉得你的智商接受不了就没说,又或者他们告诉过你,但是墨大少记性太差不记得了。”

  墨凌苍瞪着渐离(虽然他看不见),咬牙切齿的想起墨穆坤坏笑的样子,脸又黑了,那个老头子...

  渐离收回笑容,神色变得肃然,“言归正传,来说说关于你的事情吧!”

  墨凌苍又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
  渐离露出这些年来最危险的表情,问墨凌苍,“你是龙族,那你还记得你在世上活了多久吗?”

  墨凌苍翻了个白眼,那么久的事谁会记得?

  渐离听他没吱声,又继续道,“你已经活了九百年,按理说像你这样血统纯正的黑龙之子是每一百年才会长大一岁,以你的性格应该也没有仔细想过这几年为什么会突然长大这种事。”

  墨凌苍闻言终于正经起来,“因为血印诅咒吗?”

  “血印诅咒只是在人类的血液中刻上龙族施咒者的灵魂,使人类与龙族的生长速度同步,从而把这个人类变成龙族的血祭,施咒者要靠这个人类的血活下去,但这样不会影响你的生命。龙族那种永生永世长身不死的说法也只是针对人类的时间,你们也是有寿命的。这八年你不停的成长,已经浪费了八百年生命了,如果不快点恢复到原来的速度,你几十年后就会死。”

  “你会变成这样,是因为当初血印诅咒的对象是夜未央吧!真是的!居然不顾契约就擅自施咒,你们胆子也太大了!”

  龙族与夜族之间有一份契约,龙族一旦与夜族的神施下血印诅咒,体内龙的灵魂将会被封印,不老不死之力就会消失,也就是说,寿命会被缩短。

  墨凌苍叹了口气,把自己摔进椅子里,盯着地面,眼神中有些许不甘,轻笑一声,“果然...强行违背契约给未央施下咒术还是不行呢!”

  “凌苍,”渐离向他招招手,“过来。”

  墨凌苍走到渐离面前,却见渐离的笑与平时大不相同,不再是那般温润的、纯净的笑,反而有些邪魅,这笑容让人有些发怵,渐离其实比所有人都可怕,因为没有人能看得透他,这是墨凌苍在亲自实践之后得到的结论。

  渐离摸索着抚上墨凌苍的脸庞,笑道,“怎么办?我还是舍不得你这么早就死掉呢!那样就糟糕了!”

  墨凌苍的注意力都被他的表情和声音吸引了,竟没发现渐离的另一只手悄悄捏住了他别在腰间的剑,待他反应过来,渐离的手腕已经渗出血迹了。渐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手腕处划了一剑后轻轻把长剑扔到地上,晃了晃手臂,微笑的对墨凌苍说道,“既然不能让你死掉,那只有牺牲一下我咯!”

  墨凌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上前握住渐离的手,焦急不安,“你要干嘛?快停下!”

  渐离将沾了点血迹的手指放到坎博录上,进入了它创造出来的世界,一条闪耀着金光的黑色巨龙盘踞在远方的天际。渐离走过去,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的鳞片,心疼的看着沉睡中的黑龙,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  黑龙睁开金眸,居高临下的看着渐离,“哦?人类,是要来与孤签订契约吗?”

  渐离点点头,“作为交换,请你把生命还给他。”

  黑龙眨了眨眼睛,不理解渐离为何要做到这种地步,“汝为何要唤醒孤?契约一旦达成,汝就会成为孤的养料,永远是孤的血祭,汝,不后悔吗?”

  渐离目光坚定,不含一丝杂质,“我不后悔。”

  “好。”黑龙身上闪耀着金光,待那光芒褪去,黑龙化为一个男孩,酒红的发,金色的眸,俨然是儿时的墨凌苍,微抬那狭长的凤眸,黑龙的脚下也随之出现一个咒文,黑龙伸出手指在手臂上割出一个伤口,鲜血流下,闪烁着代表高贵的光芒,黑龙冷漠的看向渐离,“汝,过来。”

  渐离走过去,黑龙一把掐住渐离的脖子,强迫他张开嘴,伸手到他嘴边使血液流进去,冷漠道,“喝下去。”

  “唔...咳...咳...”渐离咽下黑龙的血后,捂着嘴跪坐在地上咳个不停,好难受...

  黑龙举起手,舔了一下伤口,那还在流血的伤居然就逐渐愈合了,他斜着眼看向渐离,“疼是正常的,毕竟身体结构在变嘛!”

  看着渐离,黑龙的眼中闪过一道光,他一闪身到渐离面前,抬起他的脸饶有兴致的坏笑,“仔细闻闻,汝不就是这傻小子喜欢的那个人类嘛!诶...有意思了...”

  渐离挥开他的手,那黑龙站到他身边,冷声道,“现在反悔还来得及,等孤的灵魂进到汝血液中,汝就真的变成孤的血祭了。”

  渐离还是那般坚定不移,“我不会后悔的。”

  “可这小子不一定会理解汝,他会怨汝的。”

  “那我也要救他。”

  渐离体内的疼痛渐渐平复,周围的景物消失,恢复了无边的黑暗,黑龙的声音响起,“契约达成,人类,以后汝就是孤的血祭了,永生永世受孤之庇护,不伤不灭。”

  渐离长舒了口气,终于...额,好像还是没结束呐,渐离感受到了墨凌苍身上散发出的怒气,缩了缩肩膀,墨凌苍几乎是用吼的了,口不择言,“你和那家伙订了契约了吧?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!”

  渐离低着头,很小声的说,“不这样的话你会死的,凌苍,我没关系,只是一点血而已,真的没关系。”

  “可我不想伤害你,我真的害怕自己会忍不住伤害到你,所以,渐离,我拜托你不要让我犯下这种罪恶好不好?”墨凌苍握着渐离的手,不自觉的重了力道,他几乎是乞求的对渐离说。“痛痛痛...哎呦...轻点啊!”渐离抽出自己的手揉了揉,摸到一点温热的液体,果然...刚才划伤的地方又裂开了。渐离没有看见,墨凌苍在接触到他的血时,眼神变了。

  墨凌苍金瞳微缩,虎视眈眈的盯着渐离正在渗血的手腕,那是即将扑食的野兽才会有的眼神,薄唇微张,,露出两颗尖利的牙齿,他抬起渐离的手,伸出舌尖轻舔一下渗出的血迹,身上的野兽气息更重了,目露凶光的盯着渐离,舔舔唇,将渐离整个人都压进椅子里。失去神智的墨凌苍根本就是一只嗜血的野兽,他紧紧压着渐离的身体,挑开渐离的衣衫露出他性感的锁骨,微张着唇咬上他的脖颈。渐离闭上眼睛,抱紧了墨凌苍,又长又密的睫毛在微微颤抖。

  渐离突然感觉有冰冷的液体落在脖子上,他楞了一下,探索着摸了摸墨凌苍的脸,“凌苍,你在哭吗?”

  墨凌苍声音喑哑,听得出他忍得很痛苦,“渐离...我...我不能伤害你...渐离...我不能...不能...”

  渐离微微一笑,用很轻、很温柔的声音喃喃道,“即使失去意识,你也是不想伤害我是吗?真是温柔呢!”

  渐离抱着墨凌苍,把他按到自己的脖颈处,故作轻松的拍了拍他的头,扬声道,“如果你死了我会很麻烦的!所以,任君享用吧!”

  墨凌苍的理智还是败给了对血液的本能,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嘶吼,尖利的牙齿咬破了渐离的皮肤,猩红的血液流出,滴到渐离雪白的衣衫上晕染开来,墨凌苍想要控制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却也无能为力,最终还是含泪咽下自己挚爱的人的血。

  野兽的本能,野兽的欲望

  离温柔的摸了摸墨凌苍柔软的头发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“对不起,很痛苦吗?正因为你太过于温柔了,所以宁愿缩短寿命也不愿伤害别人。但是这件事,你一定要听我的,就让我为你任性一次吧!”

  墨凌苍舔舔唇,血腥的味道,这是渐离的血...

  墨凌苍突然恢复了神智,松开牙齿,看着眼前的一幕,呆滞了。渐离蜷缩在椅子里,被墨凌苍紧紧压住,雪白的衣衫还有狐皮制的毛毯上都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,渐离的脖颈处更是一片刺眼的猩红,渐离闭着眼,脸色苍白,他的手却紧紧抓住墨凌苍的衣服不肯放手。墨凌苍几乎目赤欲裂,他不是要好好保护渐离的吗?他不是发誓对他好的吗?怎么反而还伤了他呢?墨凌苍趴在渐离腿上,一声一声轻唤着渐离的名字,肩膀在微微颤抖。

  “凌苍?”渐离叫了一声,欲站起来,却牵动了脖子上被墨凌苍咬出来的伤口,疼得他倒吸了一口气,皱皱眉,“嘶...好痛...”

  “很痛吗?你还好吗?渐离,对不起,是我不好,对不起,我...”墨凌苍很是心疼的抚上渐离的脸,他话还没说完,渐离就扑过来抱住他,墨凌苍搂着渐离的腰,轻声问,“渐离?还是很难受吗?渐离?”

  墨凌苍喊了几声渐离都没回答,竟是失血过多晕倒了,墨凌苍轻手轻脚的把他放到床上,细细的抚摸他的脸颊,金瞳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妙的光。

  渐离在昏迷之中做了个冗长的梦,花的海洋中,墨凌苍站在他面前向他张开双臂,脸上挂着开心的笑颜,他跑着扑上去,墨凌苍把他高高抱起来,抬头吻他。墨凌苍笑着说,“看,渐离,这是世上最美的一片花海,我遵守诺言了。”

  “以后,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哦!”

  “一直一直都要在一起哦!”

  ——梦已散,人未归

  ——永生永世不过是个玩笑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